老井 作者:李宏诗

小时候,村子里有口老井,在家后面大概隔两三户人家。那时时常随妈妈去井边打水。妈妈不准我靠近井口,只能伸长着脖子,看着妈妈将水桶缓缓放下,手一抖,水桶翻扣下来,沉入水面,然后满满一桶水就被妈妈慢慢提了上来。
水打回家来,倒到水缸里。记得小时候很少喝热水,渴了就用葫芦做的水瓢舀出一瓢水,咕咚咕咚的大口喝下。那水,淡淡的甜,融着那葫芦水瓢的清香,真好喝!喝完水,水瓢啪地扔到缸里,溅起水花,打碎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。再用高粱杆编的盖子盖住水缸,一路疯跑着出去玩了。
那时候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快点长大,也能神奇的抖动绳子打出满满的一桶水。
可没等长大,老家就搬迁了,用上了手压井,再以后,用上了自来水。后来回老家时找过那口井,可老井早就没有了,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井了。
可前年在新加坡的一次讲课中,那口老井却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,老井还活着!小时候打水的场景历历在目,她似乎在告诉我一些事情。就象小时候她养育了我以及父老乡亲一样,老井依然在养育着我的灵魂。
井,我们看到的只是井口,而井的身体却是江河湖海、山川大地,是整个地球,甚至整个宇宙。全天下的井共有同一个身体。
家乡的老井,找不到的是您的井口,离不开的是您的身体。其实,我每时每刻都在您的怀抱里,每天都在被您哺育着!过去的岁月里,是我离开了您,您从未离开过我。
您告诉我,若用水泥将四周和井底封闭起来的,水无法进入,那只能叫坑。
您告诉我,若吝啬井水,不愿意奉献,井水就会变臭。
您告诉我,奉献了井水,地球就会给您新鲜的水,您爱别人,上天会来爱您。奉献爱是您的事,被爱是上天的事。只记耕耘,不记收获;只有奉献,从不索取。
您告诉我,您分享出去的水并不属于您,您只是渠道,联通宇宙的渠道。
您感恩那些用水的人,因为他们的使用,才一直有清泉流经您的生命。您和用水的人都被上天滋养着。
您告诉我,您化育成无数的井,您无处不在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